青海都市网

大愚顺轮 | 对中国书画中用笔状态的探析分解

2022-10-15 21:17:30 来源: 阅读:3998

书法不同于文学纯思想性的创作,其成功既要有“道”的追求又要有纯熟的技巧,盖因书者书写时的用笔方法直接决定了笔画线条的水平和质量,甚至可以说一落笔即分高下,故钟繇言“用笔者天也”,可见其重要性。每个人天生性格的不同、手腕的巧拙都会对之产生影响,正因如此,领悟并掌握正确的用笔方法显得尤为重要,现将用笔方法归纳为五个方面:

一、气息宜平

运笔时需凝神静心,气息平和畅通,其状如锥画沙,线条随着气息自然流动,平实舒畅,气韵贯通,含蓄内美而风神自远。

二、速度宜缓

运笔时速度宜缓而不急,这样才能收放自如,回环映带,其徐如林,严整而行,线条便会如折钗股,古朴质厚,气象天然。

三、力量宜重

运笔时要持重有力,不漂浮跳跃,这样线条才会有骨力有神采,每一笔都要“尽一身之力而送之”,才能力透纸背,入木三分。

四、形态宜圆

运笔时要圆劲周全,注意线条形态的圆润饱满,无垂不缩,无往不复,存筋藏锋,不露圭角,线条纯任自然如屋漏痕而无人工做作之迹。

五、错综其变

错综其变是在熟练以上四种方法基础上的综合变化和灵活运用,不可偏执一隅,按图索骥。举例而言,气不平畅则缓入粘滞,重成冗浊,圆如摊饼。“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用笔之法有常而通变无方,平促、轻重、徐疾、曲直、方圆等需活学活用才能使作品多彩生姿,韵味无穷。

太极笔法

“一阴一阳之谓道”,阴和阳是构成道的两个基本要素,二者既互相对抗又互相渗透,产生了变化无穷的大千世界,汉字取法于自然物象,因而也有刚柔交错的特征,笔墨中的黑白、浓淡也正可与阴阳相对,于是黄宾虹在此基础上总结出了太极笔法。

如今世人对太极笔法的理解要么不得要领,要么避而不谈,太极笔法即是第一笔自下而上,起笔重而收笔轻,第二笔自上而下,同样是起笔重而收笔轻,这两笔抽象来看便构成了一个类似于太极图的整体,故称之为太极笔法。以此来解读黄宾虹的作品便会发现,其书画中的一石、一树甚至一叶多能发现笔笔有来去,笔笔有阴阳的太极笔法的存在。黄宾虹又把点和线都分解成半圆用笔,前后笔回环相抱,气韵连贯,这既避免了单调呆板,又赋予作品深刻的哲理内涵,从“游于艺”上升到“志于道”的高度,即黄山谷所言“学书要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

禅意笔法

禅的境界追求为定慧等持,即寂而生智,慧而能定,不静无以明心见性,但禅意又并非只是寂然不动,而是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在空灵宁静中蕴含着盎然的生机,是“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对立统一,以禅入书便产生了禅意笔法。

禅意笔法主要产生于笔笔断之中,笔笔断一是使笔画起讫分明,二是在笔画之间留下气窍,从而以实显虚,以虚显实,虚实相生,各得其用。黄宾虹在用线造型时,笔与笔之间大多有一段距离,即使是可一笔画成的,有时也断作两笔,这种断笔,给笔与笔之间留出了顾盼呼应的空间,不致压抑沉闷,虚实之间便觉有一片灵气畅流其中,冲而不盈,平淡恬静,涤尽尘俗之气,表现出一种超然物外的禅趣,使人于皎然清净中“身心快然,得大安稳”,此即为禅意笔法。

水云笔法

中国画讲究虚实的搭配,虚处往往比实处更重要,于虚处的处理之中最重要的便是云和水的表达,云和水在画中起着调节画面的韵律和节奏的作用。山没有云雾缭绕便少了含蓄和神秘感,没有水便少了灵动的精神。云和水处理好了,整体也就生动,反之就会显得死板、单调,气韵不畅。

从对山水的表达中提炼出了轻盈空灵的水云笔法,其关键是用笔要淡,似水似云,若有若无,不着痕迹,尽得风流,虚中有实,实中有虚,飘渺之气浮于其上。水云笔法可用以表现水天的辽阔、变幻的烟霞、光影的浮动乃至窈兮莫测的虚空。

备注:以上观点为笔者经与大愚先生交流整理而得,并不直接代表大愚本人观点。

大愚,号虚空,中国传统笔法、星云图创始人。其用笔如作篆籀,洗练凝重,遒劲有力,在行笔谨严处,有纵横奇峭之趣,是致力于探索与书画有关的笔墨学者;喜明代徐渭之风,研究黄宾虹“五笔七墨”独特画风,探索传统笔墨与宇宙星云的碰撞、开创星云图国画风新领域; 其代表作有:18米惊世长卷《新富春山居图》、12平方米巨幅《万壑奇峰图》、传统笔墨《拟黄山汤口》《秋鸿》,创新星云图系列《十方空间》《创世之柱》《迷踪》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