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都市网

以大愚先生为例 谈水墨山水色彩艺术

2022-08-25 16:36:14 来源: 阅读:5794

众人皆说华夏以红为主色,其实不然,相比于红色,中国人崇尚黑色的历史同样久远,也许切开华夏五千年奔涌流淌的血管,透过鲜红的血液背后,会发现墨黑的底色。

640.webp (33)

华夏开篇传承五千年,诞生并沉淀出众多艺术形式,或上至皇权下至百姓众星捧月,或曲高和寡知音甚少,千古好坏留于时间佐证,但书画艺术所承载的中国文人阶层艺术脉络,其印记,着实为这个民族刻下与众不同的性格。

S_015

大愚笔墨《山水三合》其一↑

黑白灰三色,被称之为极度色,在现代的三棱镜色谱中无法直接观察到此三种颜色,在中国古代的色彩观念中,黑色被认为是最为原始并且无生命力的颜色,因而黑色也被视为权威与高雅的颜色,从古人尚黑到水墨书画艺术的产生,漫长的发展路径使华夏诞生出只属于自己的独特艺术言语系统。同时,以儒释道为基本准则的世界观与方法论也在深刻的影响着华夏文明的传承,自唐以后士大夫阶层开始摒弃华丽灿烂的五色,偏爱墨黑色成为色彩表现的主流,追求在黑白两端的局限空间中肆意彰显灵感,这种貌似极端的艺术表现手法,只可能诞生并辉煌于华夏大地,也只有华夏的文人才能够仅凭黑白二色超越感官的本能,用心灵去创造和品味色彩的无穷变换。道家老子有言“五音令人耳聋,五色令人目盲,大道至简,大色无色”,其背后是天人合一的思想根源,再反观中国水墨山水的诞生,正是中唐之际华夏历史、文化、哲学、社会等众多光辉的碰撞,恰到好处的催生出这一“绚烂至极归于平淡”的独特艺术形式。

S_014

大愚笔墨《山水三合》其二↑

欣赏中国水墨山水艺术对鉴赏人依然有着十分苛刻的要求,丰富的各门类知识与情愫储备是先决条件,创作者心怀全然在方寸之间,能否领悟与入画则关乎观者对自然的领悟,对哲学的思辨,对国学对人文对社会的角度与深度,胸中无意,难免言语粗鄙,胸中有意,则即使相隔千年万里也可与画者隔空神交,就像观大愚先生此作,诚然要你懂得了米点,看得透宾虹,而后,方可在意境清雅、枯寒静虚中参得透色彩的纤秾变化。

S_016

大愚笔墨《山水三合》其三↑

古人常说画中带气,所谓画气不仅仅指老庄之道对画者创作的影响,同时也是对观画者欣赏态度的要求,以此幅《枯寒幽绝》为例,画气平静恬淡,舒缓闲适,幽远之重山,寒江之暮雪,深邃之庭院,幽静之密林,每一个细节都给人静谧闲适之感,所以说宋元文人追求寂静旷远的情趣并未在当今的社会洪流中四散灭迹,而是隐秘在嘈杂的楼宇之中,静待知音,同样对于自然的感悟,同样对于儒释道哲学的审美角度,宋元文人与当代文人,同样一边怀揣着对于玄色的至上崇敬,一边以超越时空与本体的独特角度,一边将山水的水墨萧瑟推向艺术的最高境界。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Local/Temp/picturecompress_20220104105831/output_1.jpgoutput_1

大愚拟宾虹笔意之《黄山汤口》

若是拿一种颜色来形容哲学,那么黑色必定无出其右,艺术最终走向的是哲学,艺术家的背后,也必定闪耀着哲学家的火花,致敬“伟大”的墨黑色。

05

大愚星空画系列之《十方空间》

大愚,号虚空,中国传统笔法、星云图创始人。其用笔如作篆籀,洗练凝重,遒劲有力,在行笔谨严处,有纵横奇峭之趣,是致力于探索与书画有关的笔墨学者;喜明代徐渭之风,研究黄宾虹“五笔七墨”独特画风,探索传统笔墨与宇宙星云的碰撞、开创星云图国画风新领域; 其代表作有:18米惊世长卷《新富春山居图》、12平方米巨幅《万壑奇峰图》、传统笔墨《拟黄山汤口》《秋鸿》,创新星云图系列《十方空间》《创世之柱》《迷踪》等。